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宿松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7 04:49:32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宿松白癜风医院,宁津好的白癜风医院,宁波白癜风医院,潍坊白癜风会传染么,黑色素的形成,山东白癜风初期病因,上海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亚足联的总部就设在吉隆坡郊外的武吉加里尔。

  对于中国足球从业者来说,马来西亚几乎是全亚洲最常去的地方。

  不过,对于中国国字号球队,马来西亚从来不是一块福地,或许某种程度上说是“梦魇”更为合适,这里有着太多和中国足球有关的灰色记忆……

  6月13日21点45分,国足又将在马来西亚迎战叙利亚,我们,再一次站在了命运的关口。

徐根宝没有带领国奥进军巴塞罗那奥运会。
徐根宝没有带领国奥进军巴塞罗那奥运会。

  横下一条心,一定要出线

  如果要评选中国足球历史上最容易被唤起记忆的一句口号,徐根宝喊出的“横下一条心,一定要出线”估计仅次于“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1992年年初,巴塞罗那奥运会亚洲区预选赛决赛阶段比赛在吉隆坡进行,作为球队主教练,徐根宝在带队出发前喊出了这句至今令人记忆犹新的口号。

  最终这句口号,伴随着另外一个著名的名词“黑色九分钟”,画上一个句号。

  预选赛最后一场和韩国队比赛,徐根宝的球队在开场9分钟连丢三球,最终1比3输球的结果,让中国队名列6支球队第4,只差一步进军巴塞罗那……

  后来,徐根宝在自己的自传《风雨六载》中回忆道:

  “1991年底,中国足协在大连召开的足球工作会议上,时任大连市体委主任盖增圣发言时说,我们讨论足球改革要考虑有过渡阶段。李铁映同志却指出:‘你们要一步到位,职业化就要一步到位’。”

  “有了政策的支持,中国足协开始酝酿走职业化道路这一大方针了。但对我们这些体育工作者来说,那时根本没有想得那么远、那么透、那么深。李铁映对我说:‘中国足球要搞职业化,目标主要是提高中国足球的水平。你是国奥队主教练,吉隆坡出线的任务是第一步,如果搞好了,对中国足球的推动将是巨大的’。”

  在中国足球改革前夕,足球关注度之高,或许是徐根宝出征前所没有想到的,很多年之后,在2007年他带领东亚队参加昆明乙级联赛半决赛第一场比赛开球前,徐根宝曾经回忆起了中韩比赛前一个细节——

  “从国内传来消息,这场比赛中央电视台要转播,连《新闻联播》时间都改了。”

  也正是感到了压力,平时赛前从来不带首发阵容热身的根宝,得知消息后特地亲自带队热身。队员也多少觉得奇怪,或许这种微妙心理变化,导致国奥队在开场9分钟内连丢三球……

  对于中国足球来说,其实这场比赛才算是“恐韩症”真正的开端,而这多少有点造化弄人的意思。

  那还是一个两分制的年代,如果按照现在赢一场球得三分的规则,前四场比赛3胜1负的中国队早就提前出线,哪里还有什么“黑色九分钟”和恐韩症。

  后来,徐根宝也只能无奈在自传中这样写道:

  “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失败对后来的足球改革却起到了极大的推进作用,这也算是我们的失败给中国足球带来的唯一好处吧。”

  “因祸得福”,从某种意义上讲,如果没有吉隆坡的失利,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的步伐可能要推迟一点时间。

2007年7月15日,马来西亚吉隆坡,中国队2-2战平伊朗。视觉中国 资料图
2007年7月15日,马来西亚吉隆坡,中国队2-2战平伊朗。视觉中国 资料图

  国足败给了“玄学问题”

  国家队层面在马来西亚遭遇最惨痛的失败毫无疑问是2007年亚洲杯,这一年的亚洲杯在东南亚四国进行,朱广沪的国足和东道主之一马来西亚分在一个小组,小组赛前两场比赛都在吉隆坡进行。

  国足先是5比1大胜东道主,小组赛第二场比赛先进两球情况下痛失好局和伊朗2比2战平,最后一场只需在莎阿南战平乌兹别克斯坦就能出线。

  打平就出线?打死不出线!中国足球又一次倒在了这个玄学问题上。事实上,当前两场比赛,中后场核心李玮锋和郑智先后吃到两张黄牌无缘生死战时,国足距离出线已经渐行渐远,只是那个年代印象中的国足至少亚洲杯小组赛出线不成问题。

  职业化以来,1996年亚洲杯戚务生的球队最不济也能“被出线”,而米卢率队打进了半决赛,阿里·汉更是在主场打进了决赛。

朱广沪带队小组出局。
朱广沪带队小组出局。

  大多数人都没有感受到危险的到来,和乌兹别克斯坦小组赛上半场战罢,0比0的比分意味着国足距离出线只有最后45分钟,看台上不少中国记者已经开始预订从吉隆坡前往雅加达的机票。

  但45分钟后,很多人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新闻发布会前退掉之前定好的机票,购买了从吉隆坡回国机票……

  “第一次带队打这种洲际比赛,经验上的确欠缺一点,从结果上看,如果我们不在第二场和伊朗死拼,打最重要第三场和乌兹别克斯坦比赛,会不会结果有所不同?”很多年后,在自己上海家附近的一家咖啡厅,已经远离职业足球的朱广沪曾经感慨说道。

  其实,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四年后的亚洲杯,高洪波就是用了朱广沪理想中的模式。

  在多哈中国队首战2比0击败科威特,为了锻炼球队第二场和东道主卡塔尔的比赛高洪波对阵型进行了大换血,结果国足0比2输球,将自己逼到了最后一场必须2球击败乌兹别克斯坦才能出线的绝境。

  “只可惜没有如果,作为国家队主教练参加大赛,你只能有这么一次机会。”老朱无奈说道。

朱广沪和谢亚龙。
朱广沪和谢亚龙。

  0比3输给乌兹别克斯坦当晚,时任中国足协掌门人谢亚龙赛后在球场被媒体围堵,他微笑着念了一首抗日名诗,“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

  谢亚龙到底要表达什么?很难有人能够读懂他的内心,不过那届亚洲杯对于中国足球的打击可谓是不言而喻——

  2005年阿里汉的球队没能杀入世预赛亚洲区决赛阶段比赛,两年后国家队连亚洲杯小组赛都无法出线。

  从马来西亚开始,国足真正步入了低谷,而现在,命运又让这支队伍站在了马来西亚。宿命,只能等待里皮打破了。

  来源:澎湃新闻记者/宋承良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佛冈白癜风医院